宝鸡网 首页 文学频道 查看内容

宝鸡缘何能走出一批享誉全国的作家?

宝鸡日报·宝鸡网| 查看: 16495| 评论: 0

宝鸡日报记者 麻雪

   

莫伸

   

唐栋

王宗仁   

红柯

  

温亚军

吴克敏

冯积岐

张浩文

    他们是从《诗经》里翩然而出的一群行吟者,还带着“蒹葭苍苍”的清新草木香,那“白露”莹润剔透地在蒹葭叶上滚动着,无尽的诗情由此弥漫;他们是从青铜宝鼎中“逃逸”而出的一群文字精灵,闪烁着青铜铭文的吉金光泽,那光泽便是中华文化的源头所在;他们是从周风周韵的礼俗中熏陶而出的一群文化承载者,敬天、遵祖、保民、尚贤、明德等可贵的地域民风,跟随他们远去的跫音,四处播撒……

    没错!我说的就是他们——  一群从宝鸡走出去的作家!他们是东南飞的孔雀,五里一徘徊,十里一回首,回首生养他们的西府故土;他们是从 月无月无周原之上起飞的金色凤凰,凤鸣声声,雝雝喈喈,将空灵、清绝的鸣叫声传向中华大地……

    新时期以来,以莫伸、唐栋、王宗仁、红柯、温亚军、吴克敬、冯积岐、张浩文等为代表的从宝鸡走出去的享誉全国的作家们,在文学中国的版图上,用如椽大笔划出闪亮的篇章。然而,细看他们的成绩,细读他们的作品,不难发现,在他们的笔下,都有一个词在不断闪烁光芒,那是他们创作的不竭源泉、不尽动力,那便是“故乡”。这正是,“孔雀”东南飞,不忘恋旧林——

重耕读传家,烙乡愁印记

    在上文的“东南飞”作家风采展中,细心的读者不难发现,岐山和扶风是著名作家的“主要产地”。因为这里是周原故土,是礼乐文明的发源地,是中华文明主脉的源头。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在这片厚土之上,并在这里的“老周人”身上具象地表现出来,例如,重视教育、尊重文化、礼数周全等。

    徐岳被冯积岐等不少知名作家称为“恩师”,并与路遥、陈忠实、贾平凹等文学陕军的“领头羊”交往很深。在徐岳的观察和分析中,历史文化的浸润,从小的文化熏染,耕读传家的乡风俗约,是作家们成长的基础,也是成才的必要条件。

    “在我的岐山老家,村里的人很重视孩子的教育,虽然家里并不富裕,但是,都一定会让孩子读书,称之为让娃娃‘亮一亮眼’。”徐岳说,除了送孩子去学校接受正规的教育外,家庭潜移默化的文化熏陶也非常重要。

    徐岳谈到一个非常具体的“家教”事例,就是口口相传的童谣,岐山人称之为“口婆子”。“之所以叫‘口婆子’,因为这些童谣多数是祖母(岐山话叫“婆”)教给孙儿的,口口相传、口口教授。这些童谣的艺术性、哲理性很高,甚至现在一些作家、诗人也写不出这么原生态、高水平的童谣来。有些童谣会影响作家的一生,像我自己如今年过七旬,仍然能背出几首经典的、婆教给的童谣。从小听童谣、说童谣,以此打下了文化底子,才能为以后的创作奠定基础。像我当年发表的处女作中的两首诗歌,便深受这些童谣的影响。”

    红豆豆,绿尾尾,

    我给我婆端水水。

    我婆夸我好乖娃,

    我在院里栽菊花。

    一朵菊花没栽好,

    听见门前狗娃咬。

    狗娃狗娃你咬谁?

    我咬张家你大伯。

    大伯大伯你坐下,

    我给你端茶泡馍呀!

    例如这首经典的童谣,用宝鸡话读来情趣无限,有诗歌的韵律,有艺术的描述,尤其让人感觉到,一个可爱又懂礼貌的西府娃跃然纸上。

    念着这样的童谣,到入学读书时开始接受正规的教育,文化的积累,正在孕育着明日的文坛名家。

    徐岳还说,这些作家们儿时便参加农村的劳动,勤劳、勤奋,对生活有着切身的体会,对乡村有着切入肌肤的疼痛,并烙下深刻的乡愁印记;还有这里传承自周礼的风俗礼仪,如尊师礼、待客礼、节俗、婚俗等,马克思说“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正是这些礼俗所编织的社会关系组构为一个完整的人。而这些,为日后作家们的创作积累了丰富的文学素材,并反映在他们的作品中。

    如在长篇小说中,红柯的《百鸟朝凤》《好人难做》、冯积岐的《村子》、张浩文的《绝秦书》、李西岐的《大周原》等,都是以本土文化为背景的力作。

飞出金孔雀,绮丽又斑斓   

    说到宝鸡走出去的作家,首先要说的是两位小说创作的大家。莫伸曾在宝鸡插队工作,这里算是他的第二故乡,他在这里完成了他的成名作——短篇小说《窗口》,该作荣获 1978年首届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从宝鸡走出去后,他历任西安电影制片厂编剧、文学部主任,曾任陕西省作协副主席,先后获老舍文学奖剧本奖、全国电视剧飞天奖、金鹰奖等。

    岐山籍军旅作家唐栋的代表作《兵车行》,曾在 1983年获得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他与莫伸可谓是宝鸡七八十年代小说创作的“双子星座”。成名后,唐栋下广东工作,并在剧本创作上享誉全国,曾获中国曹禺戏剧剧本奖、文华剧作奖、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奖等。

    再说到的便是四位曾获得“鲁迅文学奖”的大家,他们是招展在文学版图上的“宝鸡旗帜”。

    有这样一个传说,三千多年前,周文王在 月无月无周原撒了一把菜籽,于是,岐山沃土之上便盛产才子,“菜籽”即“才子”,有着谐音之妙。岐山出才子、出作家,这是不争的事实,所以有“作家之乡”的美誉。唐栋、红柯、温亚军、冯积岐就是这片沃土上长出来的“才子”。


    红柯现执教于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系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2001年,当时还在宝鸡文理学院当教师的红柯以短篇小说《吹牛》斩获第二届鲁迅文学奖。之后硕果摇枝、声名鹊起,三次入围茅盾文学奖。红柯和“文学陕军”的西路军再一次被人们关注!

    温亚军现居北京,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北京作家协会理事,是人民武警出版社副社长。他的短篇小说《驮水的日子》获第三届鲁迅文学奖,还有作品夺得柳青文学奖、庄重文文学奖等。

    扶风和岐山同为周原故土,所以,周文王的那把“菜籽”也同样撒在了扶风大地上,成就了王宗仁和吴克敬这两位“才子”。  王宗仁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名誉主席,国家一级作家,其散文集《藏地兵书》荣获第五届鲁迅文学奖。吴克敬现为陕西省作协副主席、西安市作协主席,曾获冰心文学奖、柳青文学奖,中篇小说《手铐上的蓝花花》获第五届鲁迅文学奖。

    六位大家一展风采,更多名家享誉全国!

    宝鸡是《诗经》的故乡,新时期也主要以诗歌创作闻名全国。商子秦虽然已经“东飞”去了西安,但是,他取得重要成绩之时,脚却仍然是踏在周原的沃土上。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商子秦的诗歌创作享誉全国,代表作有诗歌《我是狼孩》、诗集《这一代》等,他与渭水也同时成为宝鸡新时期诗歌创作的奠基人。

    现为省作协理事、咸阳市作协副主席的宁颖芳和就职于陕西电视台、曾获鲁藜诗歌奖的马召平都是岐山走出去的诗人,周风周韵孕育熏陶出他们的诗文才华,这想必是与周文王的文脉有关吧!还有几位“飞出去”的诗人:身居重庆、曾获首届军事文学奖的贾村塬人蔡正奋,在宁夏西海固、享誉塞外的岐山籍诗人红旗,在河北石油战线、曾获“中华铁人文学奖”的眉县籍诗人殷常青,在深圳文联工作的贾村塬诗人江冠宇等。

    再说到散文创作上,最先提到的是徐岳。作为一名著名的文学刊物《延河》早年的主编,很多著名作家的成长、成名,都与他不无关系,情缘匪浅。还有两位都在西安工作的散文作家杨广虎、常晓军,他们都曾揽获冰心散文奖。

    在文学的这几个领域中,宝鸡走出去的作家在小说创作上,可谓是人数最多,名声也最响!除了前面说到的曾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的莫伸、唐栋以及获“鲁奖”的红柯、温亚军、吴克敬外,还有更多名家不胜枚举。

    从岐山走出去的冯积岐系陕西省作协原副主席 ,出版十多部长篇小说,《村子》曾获省政府“五个一工程”奖、柳青文学奖,还曾入围第八届茅盾文学奖等。从扶风走到“天涯海角”的张浩文现在海南师大文学院当教授,系海南省作协副主席,新作《绝秦书》夺得第三届《中国作家》剑门关文学奖、柳青文学奖。还有军旅作家李西岐、兰州作协主席范文,以及从扶风走出去的周炜、冷娃等。

    儿童文学创作方面,最让宝鸡人感到自豪的是曾在宝鸡工作过的安武林,他现任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副会长,荣获张天翼童话金奖、冰心儿童图书奖、陈伯吹儿童文学奖等多个儿童文学大奖。

    还有几位走出去的青年作家,如刚刚参加了中国作协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岐山籍作家杨则纬、获得柳青文学奖的扶小风、担任第五届中国 90后作家联谊会主席的康远飞等。

承礼俗文脉,接多元文化

    四位曾获“鲁奖”的大家中,有三位的获奖作品都是在反映西北边塞少数民族地区的生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宝鸡文理学院陕西文学研究所所长孙新峰教授认为,这并非偶然,而是两种文化的冲击造成“势能”,从而引发“动能”所产生的可喜成绩。

    所谓的文化冲击,是指周文化的礼乐文明与边疆独特的少数民族文化的冲击、交汇和融合。这种“融合”便体现在了从宝鸡走出去的这些作家身上、反映在他们的作品之中。例如,作家红柯的“天山系列”作品和温亚军的长篇《仗剑西天》《无岸之海》等,他们一方面受到本土周秦文化的熏陶,一方面在新疆工作或入伍后,受到了强烈的西部风情及少数民族文化的冲击迸发出灵感,创作出了既叫好又叫座的作品。

    所以,承接了本土礼俗的文脉,却又不能“死守”本土,要接受多元的文化融会,多做创新,这也是这些作家们成功的一个条件。

    而这也正是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文联十大、作协九大开幕式上的讲话中所指出的,文艺要“坚持服务人民”“观照人民的生活、命运、情感,表达人民的心愿、心情、心声”与“勇于创新创造”“大胆探索,锐意进取”的水乳交融。

    宝鸡文理学院教授、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赵德利也谈到这些走出去的作家成功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积极参与社会改革发展”。他说,例如莫伸的《窗口》、商子秦的《我是狼孩》,这是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为国家改革发展急切呼喊和切实尽责的主体精神,无论何时都需要持存和弘扬。它也是文学作品与读者大众交融共鸣的基本前提。还有刚刚接任宝鸡市作协主席的李广汉的剧本《情暖万家》,拍成电视剧后,曾在央视一套黄金时段播出,也与题材主题的时代性、主流意识形态性分不开。

    如李广汉一般,身在宝鸡却声名远播的宝鸡作家还有李凤杰、渭水、秦巴子、吕向阳、白麟、李喜林、宁可,以及青年一代范怀智、梁亚军、张格娟等,他们与走出去的宝鸡籍作家一起组建成强大的“文学陕军”西路军,有的步伐走出去,有的名声走出去,有的步伐和名声同时走出去,继续并开始强劲的“东征”!



0
上一篇:骑车记下一篇:我是一朵雪花
  • .
  • .
  • .
  • .
  • .

文热点

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