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鸡网 首页 文学频道 散文精选 查看内容

宋词感春: 情真意切有雅韵

宝鸡日报·宝鸡网| 查看: 14508| 评论: 0

◎王卉

     经过四、五、七言的发展,古诗至唐代达到巅峰,极难超越,文人索性对创作句式进行重新整合,因之,婉转的词出现了文字的反复与曲调节奏的回转,唱诵之间,将画面带入神思中——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秦楼月,年年柳色,灞陵伤别——李白将音调转成心事,此时的词,也与诗有了较大区别:词多不再叙事,而在传情。


    也被称为曲子词、长短句的词,始于唐,兴于五代而盛极于宋。当年那些用来听的、唱的词,在今天虽难以复原,但其中的情思却让人难以割舍、念念不忘。词人对春是偏爱的,他们写春景歌春光,将人生际遇的愁苦经历化为篇篇“低吟浅唱”,九百多个词牌中,带“春”字的就有五六十个。《踏莎行》中,候馆梅残、溪桥柳细、草薰风暖,只需几个词,一幅灵动的初春美景图跃然纸上,空间辽阔得直达视觉极限,像宋代的小品或山水画一样清幽雅致。晏殊的“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看到象征春天到来的归燕,仿佛老友重逢般亲切又期待。而欧阳修这位“文章太守”,此时也在“手种堂前垂柳,别来几度春风”之后,“挥毫万字,一饮千钟”,自嘲道“行乐直须年少,尊前看取蓑翁”,何等率性。

    品读宋词,在“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的雨夜,在“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的庭院,在一番“无可奈何花落去”“泪眼问花花不语”的感伤后,又有了“今年花胜去年红”“行人更在春山外”的境界与真相。而当春天就要过去,花朵开始凋零,性格率真的山东女子李清照还留下了俏皮的“绿肥红瘦”挑战大众审美……看见“花褪残红青杏小”“枝上柳绵吹又少”这些自然现象,苏轼想起了那段“墙里佳人笑”的往事,发出“天涯何处无芳草”的慨叹,一句“多情却被无情恼”又让多少人产生共鸣。

    不管是青春少女,手拿红牙板唱着“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还是关西大汉执铁焯板唱着“大江东去”,柳永、苏东坡、辛弃疾等才子词人用词、用篇篇佳作,展示着文字的韵味,展示着生命的豁达和从容,让春天成为最永恒的主题。
    (本版照片均由董建敏摄)


0
  • .
  • .
  • .
  • .
  • .

文热点

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