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网 首页 文化宝鸡 村子的故事 查看内容

守护千年铁匠树的石家滩村

宝鸡日报·宝鸡网| 查看: 55118| 评论: 0

宝鸡日报记者  张家旗

      渭河绕村东流,铁路穿村而过,栈道遗址在前,千年古树在后。群山环绕中,陈仓区拓石镇石家滩村犹如一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西山里。这里不仅有美景,更有诸多独属于这个村子的故事与传说——
板桥栈道遗址  见证时代变迁

    石家滩村坐落于陈仓区西部山区,与它一河之隔,便是甘肃省天水市地界。有 200多户村民,村里既有关于周厉王的传说,还有三国时期遗留下来的栈道遗址,也就是板桥栈道。

    渭河峡谷是古时关中通往西北的重要通道。在西山地区的渭河北岸,栈道蜿蜒数十公里,为古时的交通和物流立下汗马功劳。板桥栈道遗址在村口西边,站在与村口一河之隔的甘肃省天水市牛北公路上可以清楚看到,两座山崖夹着渭河奔流而过,河北向阳处的山崖像一面盾牌,插进河水之中,与河对岸的山崖成掎角之势,成为一道天然的屏障。据村民介绍,这座山崖名为漆树崖,河对岸的名为卧虎崖,自古以来便是易守难攻之地。


    在漆树崖距河面两米多高的地方,可以看到几个人工开凿的孔洞,这就是板桥栈道的栈孔。几年前,宝鸡文理学院历史系讲师王岁孝来此考察,并将考察结果写成文章发表。记者在王岁孝的文章中读到,板桥栈道的栈孔共有 23处,由西北到东北,在漆树崖上呈半圆形分布,跨度 30余米。

    根据石家滩村的传说,这处栈道是三国时期蜀国收复秦州时所建。因为石家滩村地处战略要地,古往今来,这里一直是东西沟通的交通要道,所以石家滩村的村民一直很注意保护栈道。在栈道遗址旁的崖边,可以看到一处半天然半人工的浅石窟,石窟顶部有被火熏过的痕迹。村民说,这处石窟便是古时修栈道及守护栈道时遮风避雨的场所。

    有上年龄的村民回忆,解放后,村上在栈道上方修起了更加宽阔平坦、更加安全便捷的生产路,栈道才算结束了自己的历史使命。再后来,陇海铁路宝天线也从村旁经过,在村旁车站花五元钱,就能安全方便地来往于市区和村子之间。

古井碾盘牌匾  讲述学子故事

    石家滩村村口广场上的百年大树下,有一个碾盘和石质井口,村民常来此纳凉闲聊。这个碾盘直径约两米,大体保存完好,盘面上的纹路清晰可见,侧面略有磨损,但还可以看出刻着的“宝”“才”等几个字。不远处的石井口虽朴实无华,但有一种历经沧桑的厚重感。村民介绍,这个碾盘和井口,与清朝五个秀才兄弟有关。

    在村民讲述的故事里,石家滩村一直人丁兴旺,特别是耕读之风甚浓,历史上出过不少高级知识分子,尤其是清朝乾隆年间,村上石姓人家有五个亲兄弟,皆考上秀才,成为坊间一桩美谈。这五人属“成”字辈,分别名为“成金”“成银”“成才”“成宝”和“成玉”。考上秀才后,这五兄弟为了感谢乡亲的培育之恩,便集体出资,为村里打造了一套石磨碾盘和一口水井,并在井边植下一棵槐树。村民石玉财回忆说,自己小时,石碾盘上的字迹尚未模糊,上面刻的是“石成金、石成银、石成才、石成宝、石成玉兄弟五人于乾隆二十八年同置”。


    在五兄弟之后,石家滩村还出过不少秀才,一名名叫石文举的秀才,也在村里留下了故事。故事说,石文举身材矮小,相貌普通,一次他去甘肃天水打官司,上堂之后,官员不由蔑视,嘲笑道“原来这天也下不了多大的雨”。石文举不羞不恼,回应说“下雨不在云薄厚”。后来,石文举赢了官司,也让当地官员刮目相看。

    关于秀才的故事还有不少,村民说,石家滩村的秀才在外行走,赢得了口碑和赞誉,清朝官府曾给村里送来牌匾,就是为了表扬村里秀才的品德。

    现如今,古井、石磨和牌匾早已不在了,村委会专门将古井的石质井口和碾盘搬到广场,供村民游玩和缅怀。“说到底是尊重知识。”石家滩村村支书欧世雄说,祖辈传下来的耕读之风,村民没有忘,这些年,村民始终重视教育。据统计,进入新世纪以来,村上已经出了十五六个本科及本科以上文凭的年轻人,这些人和故事中的秀才一起,激励着下一代读书成才。

高山奇石大树  传承优良品德

    石家滩村有 200多户村民,与其他村子不同的是,石家滩人取名多有“金”“铁”“树”“叶”“根”“马”等字,这与村中的高山奇石和大树分不开。

    在村子西北方向,有一座高山,山上有一个纵向缺口,后方有一奇石,乍一看,缺口前后看起来分别像是马头和人影,这也为石家滩村带来一个周厉王斩金马的传说。在这个带有超现实主义色彩的传说中,周厉王巡游至此,山梁上驰来一匹金马,后方一名金人紧追不舍。担心全身都是黄金的一马一人给石家滩村带来财富,影响自己的统治,周厉王便一剑将山脉斩断,马和人也不再披金,而是化为石头留在山上。

    这虽是根据山形和奇石引发出的瑰丽想象,但从深层次上讲,其实也反映出当时的时代特征。比如说,历史上贪财暴戾的周厉王,在故事中斩断了山脉,实际上也斩断了村民致富的道路,在古时地处深山之中,交通不便,村民也只能通过这样的故事,表达自己对美好生活的渴望。

    到了现代,石家滩村村民的生活比起过去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所以当山梁上的“马头”被松柏的树荫遮住,当奇石被落雷打出缺口,村民也并不在意,因为他们已经不必再追求金人和金马,美好的生活就在眼前。不过为了纪念这一传说,石家滩村村民的名字中带“金”带“马”的便多了起来,比如“金马”“金玉”“金鹏”“金堂”等。

    但村民名字中更多的是“铁”“树”“根”“叶”等字,这些名字并不来源于虚无缥缈的传说,而是来自村里的古树。

    在村后的山包上,两棵粗壮的古树相对而立,站在树下,可以俯瞰整个村庄。这两棵古树树干需五人合抱,树干中空,但仍挺拔直立,枝叶繁茂。从树上的古树名木保护牌上看到,这两棵树名为“铁匠树”,树龄已有 1000年。村里人将这两棵千年古树视为精神象征,凡是新生儿,都要领到树下,让他认一认村子的“根”,顺理成章,村民取名时,便也与这两棵古树脱不开关系,比如“树生”“叶叶”“铁福”“根成”等。

    从树上传承下来的不仅是名字,也有宁折不弯的风骨和朴实勤俭的品德。欧世雄说,村上民风淳朴,并且十分注意保护水土环境。据村民统计,目前全村百年树龄以上的树木有十余棵,大家平日都养成了爱绿植绿的好习惯,在不久的将来,村里的大树只会越来越多。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 .
  • .
  • .
  • .
  • .

文热点

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