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鸡网 首页 综合信息 朝花夕拾 查看内容

别有滋味的“辣儿子”

宝鸡日报·宝鸡网| 查看: 22069| 评论: 0

◎麻雪

        这道菜在我看来,很是特别!其实,它的食材就是西府人最常吃的“线线椒”,说其特别,就在于它不是长好的线椒,而是霜降后,只长成一半,或者连一半都不到的小线椒。这种小线椒,用农家自榨的菜油,伴以花椒、姜丝、醋,一炝炒,辣味不是十分强烈,却十分鲜香。婆婆是岐山安乐人,她说,这种小线椒被村里人称为“辣儿子”或“辣椒儿子”,是一道很味长的过冬菜。

        我的诸多感叹也从这道别有滋味的西府农家特产菜中绵延开来——

        炝炒“辣儿子”中,有着农家人勤俭持家的灵巧。“线线椒”在西府乡间的种植十分普遍,不仅田间地头可以时常看见它们青翠的身影,就连农家小院中,甚至花箱、花盆中也时常闪现它们绿莹莹的娇俏身段。从每年七、八月间开始,辣椒熟了,农家人也陆续一茬茬收获辛辣又鲜美的味道。这时,虽然,是有刚长成一半、娇俏可爱的“辣儿子”的,但农家人舍不得吃,只盼着它再长大些,多长点分量。等到霜降过后,气温降了下来,一些没完全长成的辣椒,随着枝叶的枯萎,也停止了生长。这些“辣儿子”是卖不出好价钱的,扔掉更是可惜。农家妇女会在连根拔整株辣子时,爱惜地把小小的它们也摘下来。因为还没有完全长成,辣味不是太浓,倒是鲜香味更出头些,所以,经过炝炒,一盘“辣儿子”可是最美的冬日佳肴。


        炝炒“辣儿子”中,有着农作物自然融合的奥妙。辣椒的叶子自然是不能吃的,这是任谁都知道的。可是,就是那么绝妙,辣椒叶子竟然能和“辣儿子”炝炒在一起,去掉了叶子的苦涩味道,嚼起来劲道入味!这让我想起了有名的古诗:“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曹植的这盘豆子,是用豆萁煮熟的,豆子是如怨如诉、如泣如慕。然而,在如我婆婆一般的不少岐山安乐老乡的餐盘中,“辣儿子”是与辣子叶一同,相辅相成、相映成趣、相得益彰地在一起的,它们和睦相处,构成了一道别致的农家美味。如此,我不得不感叹,农作物的妙趣,无论花与叶、叶与果,它们都有着自然融合的门道啊!

        炝炒“辣儿子”中,有着顺应时节的智慧。在过去,冬季是新鲜蔬菜相对较少的时节,所以,农家人都会备不少萝卜、白菜以过冬。而“辣儿子”的出现,为寡淡的冬季餐桌增添可以下饭的鲜美。婆婆说,原来她经常炒很多“辣儿子”,炒的时候多放些油,炒好了用罐子精心装好,让油淹过表面,可存放一个多月,每次家人用老碗吃面时,夹几筷子拌着吃,别提多解馋了!哦——原来“辣儿子”的出现,不仅是农作物顺应时节的规律,更有着农家人顺应时节的智慧!


        那天,我竟然在市区的一家菜市场上见到了一位农家妇女叫卖着“辣儿子”,我欣喜地问她:“姨——这是你家的辣子?”“对啊,一般人都不知道,其实这碎辣炒着香很呢!”“我知道啊,滋味长得很!”

        是啊——长长的滋味中,有西府人对土地的眷恋,对家乡的缱绻,对这方水土这方人的无尽赞叹!


0
  • .
  • .
  • .
  • .
  • .

文热点

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