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网 首页 深度报道 查看内容

奶山羊更新换代 助力山区群众奔小康

宝鸡日报·宝鸡网| 查看: 2539| 评论: 0

本报记者  孙海涛


     奶山羊产业是陇县的农业支柱产业之一。时至今日,当地奶山羊存栏量达到创纪录的12.9万只。然而,同是养羊,“钱景”却大相径庭:如果养一只萨能奶山羊,日产鲜奶量能达到2.1公斤以上,每年产奶300天;如果养一只关中奶山羊,则日产鲜奶量1.8公斤以上,每年产奶290天;如果养的是本地杂交奶山羊,日产鲜奶量仅有1.2公斤,每年产奶260天。近年来,鲜羊奶市场价格基本稳定在每公斤5元左右,面对如此大的经济效益反差,羊企、合作社、养殖户乃至科研机构,该如何在“以旧换新”上下功夫,助力经济效益提升呢?

同是养羊  “钱袋子”不一样

   “一只奶山羊就是一棵‘摇钱树’,别看奶山羊几乎都长一个样,但是产奶量却大不一样,这与羊的品种、养殖户把羊伺候得好不好有很大关系。”陇县畜产局局长王拴成说,实际上从养殖户到大型养殖企业都明白这个道理,最重要的就是看谁“动手快,养得好”。
    陇县温水镇苟家寨村三组村民刘让村,这些年养了75只奶山羊,其中有萨能奶山羊,也有关中奶山羊。时值冬日,奶山羊正在羊圈中悠闲地吃着草料,天气放晴时,刘让村也会赶着羊群到附近的山上“放放风”。刘让村算了一笔经济账,正是因为品种好,所以他的奶山羊产奶量高,再加上羊粪、羊羔等收入,自己一年毛收入能达到五六万元,比起养“土羊”高出了太多。
    刘让村所说的“土羊”实际上就是指本地杂交奶山羊,就在五六年前,陇县还有不少“土羊”存在,这些羊产奶量低,还容易生病。刘让村说,现在“土羊”已经很少了,只有在较为偏远的地方还有少量存在,养殖“土羊”的那些养殖户,每年赚的钱能有自己的一半就不错了。
    刘让村养羊很用心,也正因此逐步富裕起来。然而,相较于更为高端的养殖场,无论从养殖品种还是精细化程度来说,他的养殖场还有很大差距,经济效益自然也比不上。
  “我们养羊有三好,其一是品种好,其二是伺候得好,其三是吃得好。”陇县绿能奶山羊养殖基地负责人杨地坤告诉记者,目前他们基地的奶山羊存栏量已经达到14000只,基本以萨能奶山羊为主,每只奶山羊日产鲜奶达到2.5公斤以上。同是萨能奶山羊,为何这里的奶山羊产奶量要比普通的萨能奶山羊高出0.4公斤以上?秘诀就在于注重细节。
    以“伺候得好”为例。这里为保证奶山羊生活得更为舒适,甚至连剪“脚趾甲”都在服务之列。“我每天要为50-60只羊进行‘美甲’服务,羊儿都挺配合的。”张培军是绿能奶山羊养殖基地的工作人员,记者见到他时,他和两名同事正在为奶山羊“美甲”。只见张培军托起一只奶山羊的后蹄,用专用剪刀为其修剪羊蹄甲。他告诉记者,奶山羊的羊蹄甲跟人的指甲类似,每月要长5毫米。目前基地中每只羊每年都要进行2—3次“美甲”,如果长时间不修剪,奶山羊跛行增多就会影响健康,继而影响产奶量。
    再从“吃得好”来说,这里专门从国外引进了先进的养殖设备,带有高精度的电子称重系统,可显示饲料搅拌机中的总重以及一些微量成分的准确称量,进而生产出高品质饲料,保证奶羊每采食一口都是精粗比例稳定、营养浓度一致的优质“口粮”。
   采访中,奶山羊养殖散户、合作社、大型企业的共识是,品种和更为科学的养殖技术是决定奶山羊“钱景”的关键因素,只有掌握了这两条,才能提高奶山羊的产奶量。

加大力度  “羊爸爸”是关键


    在陇县范围内,目前优质奶山羊主要是萨能奶山羊和关中奶山羊这两个品种,其中,萨能奶山羊品质更优,但关中奶山羊基础更大。据了解,目前在陇县12.9万只奶山羊中,萨能奶山羊占比约45%,关中奶山羊占比约50%,如何增大萨能奶山羊养殖量和比重,是目前奶山羊良种推广的重中之重。
    推动关中奶山羊向萨能奶山羊的“进化”,关键在于“羊爸爸”,也就是种公羊。
   “我这个养殖场,目前400多只奶山羊中,萨能奶山羊占了七成,而在三年前,关中奶山羊却占七成。”陇县永盛奶山羊合作社负责人宋爱武说,这种转变正是种公羊的“功劳”。
    在该合作社的羊圈中,记者看到了6只种公羊,这些种公羊体型硕大,威风凛凛。宋爱武说,这些种公羊都来自陕西省萨能奶山羊良种繁育中心,是陇县畜产局专门投放到他的合作社的。三年前,他开始用这些种公羊与关中奶山羊进行杂交,第一代羊羔具备50%的萨能奶山羊基因,产奶量有所提高,第二年,基因纯度就达到了75%,基本在三到四年之内,他养殖场中的奶山羊就能全部“改姓萨能”。
    同样,陇县康源奶山羊合作社也因为种公羊而改善了奶山羊品质。该合作社负责人党维军说,7只种公羊可是合作社的“宝贝”。近三年来,通过种公羊繁育,他这里的萨能奶山羊越来越多,产生了可观的经济效益。
    记者走访多家养殖合作社和养羊散户,发现各家对萨能种公羊都“另眼相看”,让它们住最好的圈舍,吃最好的饲料。记者了解到,这样一只萨能种公羊在市场上可以卖到6000元以上,而陇县为了推动这项工作,各家只需要1000元就能牵走萨能种公羊,剩下的资金将全部由政府买单。近三年来,陇县就先后引进361只优质奶山羊种公羊,全部投放到县内奶山羊规模养殖场、家庭牧场和养殖大户。

科研发力  “超级羊”不是梦

    现在看来,在科技的推动下,陇县的很多优质奶山羊品种产奶量已经不低了。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一些科研机构和陇县畜牧技术推广部门正在研究更为高产的“超级羊”,未来的奶山羊产奶量很可能会让人大吃一惊。
    记者在西农大陇县奶山羊实验示范基地采访时看到,这里新培育的优质奶山羊日均产奶量达到了4.7公斤以上。西农大教授李广说,培育出这样的超高产奶山羊实属不易,主要靠“选美”和“胚胎”移植技术才取得成功。
 原来,“选美”指的是该示范基地曾在2015年时派出专业人员,跑遍陕西省各个奶山羊饲养区域进行大范围“选美”。在“宁缺毋滥”的原则下,最终挑选出了15只健硕的公山羊和产奶量很高的母山羊。随后,这些优质奶山羊被运回基地,又通过高科技胚胎移植技术,将这些“选美”羊的精子和卵子结合,采取“借腹生子”的办法,培育出多批的高产奶山羊。
   实际上,提到陇县的奶山羊良种繁育,就必须说到已去世27年的西农大教授、全国奶山羊产业奠基人刘荫武。正是在他的努力下,陇县奶山羊产业才得以发展壮大。刘荫武一生致力于奶山羊的研究与发展,上世纪80年代,正是在他的科研成果推动下,陇县单只奶山羊产奶量从日均1.2公斤提高到了1.6公斤,其一系列著作和科研成果也对全国奶山羊产业影响至深。
   “今天来看,奶山羊日产1.6公斤鲜奶并不算高,但在上世纪80年代,那可是了不得的大事。”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博士生导师、国务院奶山羊产业技术体系办公室主任曹斌云说,正是由于刘荫武教授打好了基础,他和他的团队才能更好地去培育和繁育更好的良种奶山羊。
    目前曹斌云教授的团队已经从澳大利亚引进阿尔卑斯奶山羊种公羊,与陇县、富平、千阳等地的关中奶山羊及萨能奶山羊母羊进行级进杂交,拟命名为“中国黑白花”奶山羊,第一代羊羔已经在陇县出生。预计经过一系列培育性状稳定后,每只“中国黑白花”奶山羊年产鲜奶量将达到800公斤以上,真正培育出属于中国的“超级羊”。


0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