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网 首页 文学周刊 当代诗经 查看内容

独立苍茫(组诗)

2018-1-4 10:21| 宝鸡日报·宝鸡网| 查看: 5488| 评论: 0

◎史凤梅

秦岭,我心里的一首青花

一定是抵达了某个点
才让我内心足够辽阔
才让我装得下石鼓、北首岭、红河谷
以及来自西部的诗人
这些比名词还透明的名词啊
有过多少次燃烧才能化作万年青铜
在渭水河畔,青铜之乡
来吧。我们回到谷底
饮水思源。让红河之水
为我们做一次酣畅的洗礼
我们抛开名词以外的东西
一场风就可以吹开我们的全部
可以吹散北首岭尸骨的残骸
可以吹响石鼓阁里清脆的铜铃
隐喻吧。秦岭那么美
我们是秦岭放飞的鱼
仿佛一执笔就是一首宋词的写意
青山不老。我们燃烧
像秦岭深处绵延的泉水
像我们内心种植的一首青花

寓言

给我时间和雨水。给我曼陀罗的花开
我要老去。在历经磨难的路上
我是终结自己的王
我将无限热爱的人和事物
要统统带走
如果最后我许的一点慰藉
我将化身为草。无数人吟诵
野火烧不尽时
我将以千古之名苟活于世
在你唇齿之间。彼岸花开

重阳

这一天   天空澄澈   
湖水透明   菊花开满四野
友人说   这天气适合登山
我从窗口望向远方
一些树站在高处   
叶子悬在空中
熟透的浆果落在风里
秋天即将退场
而所有热烈之后的   
一切将趋于安宁
所有事物终将以缓慢的方式存在
此刻   一些叶子正缓缓坠落
仿佛一个人从远处走来

秋风渡

无非是一种诉说
无非是一次掩盖
无非是深秋里的一场
透明   
我们卸掉骨骼
以树的骨架做支点
所有悬空的事物在河水的
澄明里   一尾鱼游在水中
我们用落叶隐藏落雪前的冬天
此刻   抒怀是多余的   
或者隐喻吧
我们是开在阳光深处的花朵
菩提一样的悲悯和善念
我们揽着风的腰身
像行走的鱼   
秋色里看万物沉寂

寒露

收起所有温暖的句子
凝霜露重的午后
与一枚枚绽放的菊花。心怀祖国
包容万物
山峦、河流、雾霭
这些馈赠于寒露节气的礼物
铺展在我的肩头
我以小小的接纳者。粉碎内心的
贪婪和狂傲
寒气逼人。露水渐浓
适合打湿一些记忆
河水在下游暴涨
红叶和雁群正好路过我的祖国
我在秋风和大野之间感怀
草阶寒露翠欲滴
是这一节气最真实的写意

小雪

不说万里白雪   不说旷世江山
这象形的词有着太多博大和虚妄
冬天的第二个节气    
不需要再虚构什么了
如果要说到冷   
那定是尘世间潜藏了万物
而所有裸露的部分让一场雪
做了最后留白
人生有太多的空啊
我们得借助留白的部分
来安置所剩无几的烟火灵魂

大雪

所有告白将终止于一场大雪
人间和大地的事物将会离群索居
此时   芦花与雁群完成了
不合时宜的对立
而一个人的江山终归以荒芜退场
人间仍持续跋涉和纷争
若终止这场荒谬的事件
得掏空一切藏匿于黑暗的事物
借以大雪之日的盛世
以孤独之身装满足够的空
再以水的流逝归还于江河湖海
而人类终将行走在尘世的边缘
而雪终将以雪的名义存在或消隐

史凤梅:笔名逐云听风、梅子,70后,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发表于《延河》《散文诗》《绿风》等刊,著有诗集《请许我半城月光》。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 .
  • .
  • .
  • .
  • .

文热点

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