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网 首页 文学周刊 朝花夕拾 查看内容

附庸风雅又何妨

宝鸡日报·宝鸡网| 查看: 3193| 评论: 0

◎白麟

    活到知天命的年岁,好多事情豁然开朗,明白口口相传的老话儿其实是民间流传千百年的真理,所谓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回想自己从 20岁开始在《中国青年报》发表一组小诗,至今整整 30年了。从风华正茂的少年一个人在诗行里踽踽独行,到如今依然笔耕不辍,30年来一直没有放弃这个业余爱好,把写作当作心灵的事业。这或许就是我的天命。我其实也早已认命,打算“一条道走到黑”,照着一个锅眼门烧到底。我常常安慰自己,咱还算是一个有所追求的人吧!
    说来也巧, 2017年逢中国新诗诞生百年之际,各地文坛都在扎堆纪念。这一年也是我今生最辉煌的年份,一年里出版了两本诗集:一部是年初由我担任主编的“阵地诗丛”,收录了 11本宝鸡中青年诗人的个人诗集,由黄河出版集团宁夏人民出版社出版,其中一本是我的《在梦里飞翔》。诗集收录了近几年写的 130余首诗作,分为“断想”“故园”“旅途”“吟诵” 4辑 ,有遐思偶得的心灵之作,也有对故乡太白以及长期工作生活的西府热土的山水眷恋,还有抚摸祖国大地的情感诗作,也少不了曾经被千人集体朗诵过的诗篇《宝鸡,早安》《从今天开始,我们一起朗读》等。这是一本过渡性的诗集,没有太多个性特色,只能算是自己的阶段性总结。所以也不想攀附名人作序,就这么赤子般地跟大家见面了。后来得到青年评论家柏相、赵玲萍和大学研究生雷妮妮等诗友的谬赞,有点忐忑不安。
    重点说说我的主题诗集、去年 9月初面世的《附庸风雅——对话〈诗经〉》。说实在的,我也一直期待自己的这本诗集能早见天日,不想却写得很慢,断断续续 10年时间,才拿出 70多首与《诗经》篇目同题的新诗,与自己原来设想的一百首尚有差距,却也无能为力。眼看出版社催命,只好在书后附录了我 2013年底完成的 9幕乐舞诗剧《诗经赋》的剧本,算是了结了一桩心事,也给这个被列入 2014年度省委宣传部重点文艺创作资助的项目一个交代。现在想来,这本诗集是沾了周文化的余晖,才得以成为当年全省资助的唯一一部诗集。在这本诗集里,我的初衷是想把人原生态的情感自然地流露出来,用朴实的诗行表达出来。几乎每首诗都是用心抚摸过的庄稼,就像一个农民疼惜自己种的粮食,因为经历了四季,浸染了血汗,也许最后还卖不上一个好价钱,但他心里依旧是爱惜的!“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都知道天下农人最可怜,作家长年累月点灯熬油地坐冷板凳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曹雪芹的“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道尽了写作这种苦差事。陈忠实先生言称他一辈子都在寻找属于自己的句子,他无疑是幸运的。更多的却是默默无闻的写作者,功名无谋、自生自灭,甚而自己掏钱出书“贴赔枣儿卖米汤”地自取其辱,又有多少人垂怜?但我见过不少写作者贫困交加却安贫乐道、乐此不疲。如此一想,自己便幸运多了,加上之前出版的《风中的独叶草》《慢下来》《眼里的海》《音画里的暗香》,已是出过 6本诗歌集的老诗人了,便自慰就这样附庸风雅又何妨,苦乐年华得过且过吧。
    回望时光已经翻越的 2017年,我的组诗在《绿风》《延河》《飞天》《黄河》《山东文学》等刊慢慢发着,我就继续写着。值得一提的是除主编了一套“阵地诗丛”,第二套“阵地文丛” 14本年前也已完成编排,继续交由宁夏人民出版社审定,预计今年 3月就能“出阁”了。
    新的一年,用习总书记的“不忘初心、继续前进”与大家共勉吧!
  • .
  • .
  • .
  • .
  • .

文热点

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