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网 首页 深度报道 查看内容

革命斗士赵伯经

宝鸡日报·宝鸡网| 查看: 3122| 评论: 0

人物资料:
  赵伯经,麟游地下党游击队及西府总队负责人;原名文鳖,又名幼麟,出生于1903年,麟游人。他在上学期间,就积极参加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活动。他参加第一次麟游起义,失败后被捕,在西安监狱备受酷刑,坚贞不屈。出狱后,他不忘初心继续将革命进行到底。 
  继承父志投身革命事业 
  赵伯经1903年生于麟游县城北街一个书香之家。其父赵运昌,是清末举人,同盟会员。赵伯经受父亲思想熏陶,幼年就有继承父志投身革命的思想。1921年,他考入三原省立第三师范学校,阅读了大量进步书刊,受到新思想、新文化的启迪,参加了进步组织“渭北青年社”,并投入驱逐军阀吴新田的斗争。 
  1923年暑假,赵伯经和刘耀庭回县,在西巷高小教职员工中成立了“雪耻救国会”,在县城集会上喊出“打倒帝国主义列强”“打倒军阀官僚”“打倒贪官污吏”等口号,进行爱国主义思想宣传。群众听了宣传后,把仗势欺人、高利盘剥的县民团团总琴玉卿和恶棍“罗大”打了一顿,并游街示众,冲破了麟游山城阴郁的空气。 
  1925年,赵伯经在三原县参加了反帝反封建斗争的罢课示威活动,以及支援西安学生驱逐军阀刘镇华的斗争。在斗争中,他经李友元介绍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1926年初,赵伯经受中共三原特支派遣,在三原西关筹备农民协会期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27年8月,赵伯经同刘耀庭、白廷栋等回麟游开展革命活动。他在县立高小任教,不久在该校建立了中共麟游小组,任组长,先后发展王乐天、刘章天加入党组织。翌年2月,在岐山特别支部帮助下,成立了中共麟游支部干事会,刘耀庭任书记,赵伯经任组织干事。 
  当时县高小以校长赵步云为首的保守势力,规定教员和学生不能接触社会,无权过问政治。为了唤起民众关心国家大事,赵伯经等发动了撤换校长的请愿斗争,迫使赵步云辞职。赵伯经接任校长后,聘任刘耀庭为训育主任,改进学校管理,充实教学内容,组织教师编写“国耻史”“工运史”“农运史”等教材,教唱“李大钊为民牺牲”的红色歌曲,翻印“共产主义和共产党”的小册子,对学生进行反帝反封建的爱国主义和马列主义教育,使学校面貌焕然一新。 
  1928年4月,王泰吉在麟游起义,敌人怀疑此事与赵伯经有关,便密令麟游县长王者宾将赵伯经逮捕,关入西安军事裁判处。在西安监狱,他备受酷刑,但始终没有暴露共产党员的身份,更没有泄露党的机密。他常对同狱的难友说:“一个青年人,自从他开始投入革命怀抱,早已把坐牢当家常饭,死则死,死得光明磊落,重于泰山。”他在给刘耀庭的信中说:“我活则我幸,我死则我不幸,勿以小事而挫大气,抱定主义,努力前进。”在敌人没有掌握任何证据的情况下,经过地下党组织的多方营救,赵伯经于同年7月被释放出狱。 
  变卖家产拉起武装队伍 
  赵伯经回到麟游后,根据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和渭华暴动的经验,总结了自己几年来革命斗争的教训,深有感触地说:“今后要下决心干到底,非抓枪杆子不行。” 
  1929年10月,赵伯经说服叔父变卖部分家产,筹钱买了几支步枪,联络几名共产党员,动员了一批青年学生和贫苦农民,拉起了一支武装力量。1930年2月,赵伯经参加了“西北民军”,任警卫第三营营长兼麟游县县长。他把一些共产党员和进步青年安排在营部与县政府工作,极力改革弊政,废除苛捐杂税,惩治土豪劣绅、贪官污吏。在县城处决了民众愤恨的县政府衙役第三班的总头张耀,剿除了窜扰在桑树塬等地的土匪,得到了全县人民的赞扬。 
  1931年夏,经王泰吉、李艮等斡旋,赵伯经进入杨虎城部驻麟游的赵慧生团,做兵运工作。因该团是地方武装,可以自行招兵买马,他便在原警卫三营的基础上,收编了非法武装苟飞虎部,组成第三营,被委任为营长。他的部队纪律严明,爱护群众,深得人民拥护。12月,赵慧生借准备移防之机,向全县群众摊派开拔费3000块银圆,棉军服600套。连年遭灾荒的百姓无力交付,即遭到鞭打绳拴。赵伯经决定乘机举行武装起义,乘赵慧生去彬县旅部开会之机,以早操比赛为名举行武装起义,击毙副团长杨德武、警卫队长陈生华,收缴了团部和机炮连的全部武器。起义部队撤离县城后,赵伯经去中共陕西省委汇报工作。起义部队在王乐天、魏含忠的带领下开往县北、阁头寺一带,准备去千陇山区打游击。后因遭敌民团的袭扰,魏含忠牺牲,且后有追兵,起义人员分散隐蔽,王乐天去西安找到赵伯经,二人同去王泰吉骑兵团学习军事技术。 
  敌在追击起义部队时没有抓到赵伯经,便采取卑劣手段,拆毁他家房屋20余间,严刑逼死他的妻子,不满两周岁的孩子也随之夭亡。有人对赵伯经说:“流离颠沛,家破人亡,你能无动于衷?”他慨然答道:“革命为天下谋太平,我以一家之破败,换取大多数人之幸福,何乐而不为,请勿多言!” 
  在省委同志的指导下,麟游游击队正式成立,赵伯经任队长,队员30余人。这时,全队的武器是1支驳壳枪和3支汉阳造步枪。省委同志强调,为了迷惑敌人,减小目标,游击队的番号对内不对外。 
  麟游游击队成立后,省委派崔廷儒来到麟游,在木龙盘附近的赵家河召开共产党组织会议,研究党组织和游击队的斗争方向。崔廷儒指出,麟游游击队的主要任务是打土豪、分粮食,救济灾荒,发动群众,抗粮抗款,建立和巩固革命根据地。 
  根据省委的指示,麟游游击队成立了“工农兵经济委员会”,专门负责群众的人员编队、粮食分装、分配比例等事项。在组织群众度荒的同时,游击队努力扩建队伍,壮大自身力量。在成立不到十个月的时间里,受苦人民扬眉吐气,当地的穷汉子纷纷报名加入游击队,使得这支队伍发展到100多人,编为5个分队,武器装备包括步枪50余支、驳壳枪5支、冲锋枪2挺,队伍进一步壮大。 
  改换番号不改革命初心 
  由于国民党部队不断派兵“围剿”,麟游游击队作战频繁,武器弹药难以补充,加之补给困难,处境极为不利。从地理位置上看,游击队占据县区的东半片,这里沟壑纵横、山梁遍布,便于开展游击战,但游击队正面是随时可以调动的国民党部队,背面有永寿、乾县的保安团,实际上,游击队处于前后夹击之中。 
  为了保存这支武装力量,1934年6月,根据上级党组织关于进行“合法斗争”的指示,通过进步人士刘民生、李子敖等人与县政府协商,在“不调换人员,不调换武器,不进城驻防”的条件下,麟游游击队改编为麟游县保卫团崔木区团,负责维持崔木的社会治安,赵伯经任区团长。同时,为了加强对这支武装力量的领导,成立了中共崔木区团支部,王乐天任书记,受中共麟游总支部领导。 
  表面上,赵伯经是麟游县保卫团崔木区团区团长,但实际上,他是中共地下党组织领导的“白皮红心”政权中的重要一员。在此期间,赵伯经带领他的队伍全歼彬县西庙头匪王伯玉,击毙长武县胡家窑子匪首胡八宝,消灭从乾县窜来崔木的土匪张科科匪团200余人……至此,这支党组织直接领导的武装组织,以保卫团的合法名义存在,韬光养晦,等待时机。 
  1938年2月至8月,赵伯经任中共麟游县(工)委书记。时任麟游县县长温雅儒,早年曾与共产党有过联系,思想比较开明。赵伯经根据西兰工委的指示,为了促进抗日,主动和温雅儒交朋友。 
  温雅儒把赵伯经领导的武装从崔木、两亭调进县城,编为常备队,以赵幼麟的名字报准赵伯经为麟游县常备队队长兼兵役科科长。赵伯经又通过温雅儒联系,把凤翔军火库的一部分枪支弹药搬迁到招贤,准备战时之用。6月,赵伯经出任中共西路地委军事委员,仍在麟游从事中上层人士的统战工作。其间,反共顽固分子、社训队督练员邬凤鸣到处窥探中共地下组织情况和赵伯经的活动,赵伯经觉察后趁邬凤鸣春节后从乾县家乡返回麟游途中,派人将其处决,拔掉了这颗钉子。 
  1941年7月,赵伯经利用民政料科科长这一有利条件,把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安排在县、乡、保组织中任职。全县的大小组织,除警察局外,大部分掌握在共产党员手中,四个乡长,两个是共产党员,两个是抗日的同情者。1942年春季的一天,国民党县党部书记长王宏达在县城召开群众大会,指责麟游宣传抗日腔调过激,辱骂麟游人民无知。赵伯经便指示刘耀庭及西巷高小教师相继登台驳斥王宏达的滥言。王宏达尴尬难耐,偷偷溜出会场。不久,赵伯经被调任教育科科长。他利用这一合法身份组建了“麟民游艺社”(后改为“抗建剧社”),利用舞台进行抗日宣传活动。演戏所得之钱,除剧团消费外,一部分捐给学校修缮校舍,一部分赠给“抗敌后援会”,作为抗日救国活动经费。 
  赵伯经的活动,引起国民党当局的注意。国民党派人来查,但没拿到有关赵伯经的证据。10月,九区专员召开冬防会议,温崇信授意马绍中带赵伯经参加会议,妄图在会后寻机扣留赵伯经,赵伯经意识到这个阴谋,但他为了顾全大局,将计就计,冒险“赴会”。临走时,他告诉王乐天:“万一我出了问题,你们设法行动,不能叫敌人一网打尽。”会上,赵伯经从容镇定,敌人没有找到什么问题,又经前任县长刘玉德作保,赵伯经安全回到麟游。 
  1943年11月,中共麟游县委书记王乐天被捕,麟游党组织遭到破坏,国民党陕西省当局派兵到麟游逮捕赵伯经。赵伯经镇定自如地整理转移党内文件,直到抓他的军队到了崔木,县城已经戒严,他才化装出城。 
  国民党当局没有抓到赵伯经,便在西安各报登载了对赵伯经等人的通缉令,还可笑地以全县民众名义开除了赵伯经的“县籍”。 
  将革命进行到底1944年10月,中共关中地委调赵伯经回陕甘宁边区,赵伯经受到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的接见。 
  1945年至1946年,赵伯经根据党组织的指示,利用故交,与当时驻在旬邑土桥、张洪镇一带的陕西保安六团三大队队长董策成和机枪三中队队长龙伯渊建立统战关系,策动他们举行起义。1946年8月,董策成将起义队伍带进延安。 
  1946年6月,国民党反动派集中兵力大举进攻中原解放区。王震率领人民解放军三五九旅,从中原解放区突围,经豫西南、陕南、关中西部,沿千陇地区北上陕甘宁边区。赵伯经按照上级党组织部署,抽调了两个加强连和一个干部队组成以他为司令员、刘懋功为副司令员的游击支队,出击麟、扶、岐边界地带,以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牵制敌人,策应王震部通过西府沿北山地区,胜利进入边区。 
  1947年6月17日,西府总队正式成立,赵伯经任司令员。1948年3月,西北野战军发动了“西府战役”。赵伯经和吕剑人、董策成率领西府总队一、五支队及总队机关,跟随野战军总部于4月21日解放了麟游县城,建立了县、区人民政府。赵伯经根据中共中央西北局的指示精神,代表西总和麟游县人民政府,在招贤杜阳堡召集麟游县没有逃跑的十余名国民党军政官员开会,宣传共产党对旧政权人员的政策,还在全县张贴布告,宣传中共中央和人民解放军的政策与纪律,为安定社会秩序、巩固人民政权作出了极大的努力。(于虹整理)


0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