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网 首页 文化宝鸡 文化观察 查看内容

网红应有正能量

宝鸡日报·宝鸡网| 查看: 1024| 评论: 0

记者祝嘉

 近来,不断有网络主播因触碰道德和法律底线而被“封杀”,引发人们对“网红”(网络红人的简称)的思考和讨论。“网红”是网络上的公众人物,在展示自我、传播信息的同时,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网友的价值鉴别甚至是非判断。一些“网红”为了提高关注度,不惜铤而走险,拿道德和法律开玩笑,最终,不仅惹得众怒,自身也受到责罚。 
  对“网红”而言,如何才能在收获流量的同时收获口碑呢? 
    
  网红引发围观 
  围观成就网红 
  不管你承认不承认,自媒体时代,“网红”当道。 
  “网红”写一首诗,能被数百人转发;“网红”跳一支舞,能被数千人围观;甚至“网红”发一段“谢谢亲爱的粉丝们,么么哒”的状态,都能受到数万人点赞。尽管“网红”写的诗并不浪漫、跳的舞并不精彩、发的状态并没有内涵,但却不影响粉丝乐此不疲地转发、围观、点赞,因为人家是“网红”。 
  不同于传统的各行各业的名人,需要在自己的领域长期耕耘并取得收获,方能为人们所知所赏,在网络上,每个人都有露脸的机会,每个人都有发声的权利,一旦“撞对了门”,便可以瞬间爆红,著名“网红”papi酱即是如此。 
  papi酱本名姜逸磊,1987年出生于上海市,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硕士班;2015年10月开始在网络上发布原创短视频;2016年2月凭借《男性生存法则》等原创短视频而受到关注,同年3月,获得1200万人民币融资,估值约1.2亿人民币;2017年4月,被授予中国互联网推广大使称号;2018年6月,担任百度App首席内容官。papi酱以一个大龄女青年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在视频里一人分饰多个角色,对生活中的种种现象和话题进行“吐槽”,语言幽默而在理,表演夸张而传神,受到众多网友喜爱和追捧。目前,papi酱的微博认证为“原创视频博主、搞笑视频自媒体”,粉丝达2885万,她的每条原创视频都有数百万的播放量,置顶微博《papi酱的周一放送——办公室宫斗》播放量达2767万。 
  成为“网红”需要具备什么条件呢?有网友根据papi酱的成功总结,做一个“网红”,要么要有过人的才华,要么要有过人的美貌,要么要像papi酱一样“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当然,也有人反其道而行之,通过装傻扮丑来获取关注,网友们一边看一边笑一边骂,但超高的点击率依然宣告了“网红”的诞生。正如一位导演评价当前的文化圈——不怕有人批评,就怕没人围观。 
  网红泛滥 
  有人为红不惜挑战底线 
  “网红”依托网络而存在,他们红的程度,取决于粉丝的多少。据统计,截至2018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达8.02亿,其中手机网民规模达7.88亿。庞大的网民体量背后,是庞大的消费潜力,在流量为王的自媒体时代,谁能吸引眼球,谁就能将流量变现,而拥有众多粉丝的“网红”无疑占据优势。 
  随着直播、短视频的流行,“网红”纷纷入驻各大网络平台,通过吸引粉丝、增加流量来获得收益分成。有媒体报道,“网红”一次直播或一段视频的收入,高者可达数万甚至数 
  十万元,是普通人一年 
  甚至几年收入的 
  总和。在如 
  此高回报 
  的驱动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尝试拿起手机做直播、拍短视频;于是,一批又一批“网红”应运而生——昨天还是邻家小妹,今天就成了当红主播。做“网红”的诱惑就是这么大。 
  当“网红”泛滥,网友们便会产生视觉疲劳,如同对待大眼睛、高鼻梁、尖下巴的“网红脸”,即使再漂亮、再好看,看得多了也会感到厌烦,于是纷纷“粉转路”“粉转黑”。2017年春节期间,成都黄龙溪古镇的“拉面小哥”田波火了,在游客上传至网络的视频中,他一边信手拉面,一边随着音乐旋转扭动,表情妩媚,体态妖娆,吸引大批游客围观。据媒体报道,意外走红的田波,再三要求老板涨工资,但终因工资难以满足要求而辞职。随后,田波改行做直播和商演,尽管一开始收入颇丰,然而,随着粉丝逐渐散去,他头上的光环也慢慢消失。如今,田波又做回了当初的“拉面小哥”。 
  田波这样的“网红”令人唏嘘,还有一些“网红”则令人愤慨。“网红”卢本伟用带有侮辱性的话语攻击质疑他游戏作弊的网友;“网红”天佑以说唱的形式详细描述滥用毒品后的“快乐”感受;“网红”陈一发儿公然把民族惨痛记忆当作调侃的笑料,并把游戏人物动作戏称为“参拜靖国神社”;“网红”杨凯莉公然以嬉皮笑脸的方式表现国歌内容,且将国歌作为自己所谓“网络音乐会”的“开幕曲”……种种挑战道德和法律底线的行为背后,是“网红”自我的极度膨胀和对名利的疯狂追求,而他们最终不仅被封号、禁播,更受到社会的谴责和法律的惩处。 
  提升素质是关键 
  红得“正”才能红得“久” 
  今天,“网红”成为一种行业,也成为一种现象。有的人对“网红”趋之若鹜,有的人则对“网红”深恶痛绝。那么,究竟应该怎样看待“网红”呢? 
  宝鸡沐言堂传统文化推展馆负责人蒋涛表示,“网红”之所以存在,就有其必然性与合理性,他们通过“网络”展示自我、传播信息,在一定程度上,为人们提供了娱乐享受和知识服务,而粉丝愿意买他们的账,也反映出网友对“网红”的接受和欢迎。然而,作为网络上的公众人物,“网红”的一言一行,对广大网友特别是未成年网友都具有影响性,一些“网红”自恃拥有大批粉丝,便肆意妄为,公然拜金、炫富,宣扬暴力、色情,甚至以言行触碰道德和法律底线,污染了网络环境,遭到网友的一致唾弃。因此,对“网红”要一分为二地看,既要肯定其正面价值,也要辨识和抵制其负面影响。 
  我市网友“莫莫”表示,“网红”大都是年龄在18至28岁的年轻人,他们恰是网民中最活跃的一群人,与年龄更长网民相比,他们更易于接受新观念、新事物,因而在网络不断进化迭代的大潮中更易占得先机,通过利用自媒体做“网红”获得自我实现。同时,这群人也正处在从校园到社会的环境过渡、从学生到职员的身份过渡阶段,他们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尚未成型,文化品位、审美情趣和人生目标也有待明确,因此容易受到他人的影响。一些年轻人在奋斗过程中,看到有人做“网红”成了名、赚了钱,便想跟着做“网红”,却又拿不出吸引人的点,便试图钻空子、走捷径,期待一夜成名、一夜暴富。即便“梦想成真”,做成了“网红”,但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当粉丝退散、光环消失,“网红”的泡沫破灭,他们最终将被“打回原形”。 
  常言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若想做“网红”,就踏踏实实地提升自我,向网友传递正能量,这样才能获得粉丝长久的喜爱和支持。


0
  • .
  • .
  • .
  • .
  • .

文热点

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