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鸡网 首页 文学频道 查看内容

枇杷行

宝鸡日报·宝鸡网| 查看: 1337| 评论: 0

◎王蔚

    如诗如画的三月天里,似烟似织的细雨,这样的清晨,徒步去上班,或许会有另一番心绪。
  走出院门踏上人行道,一阵风儿滑过面颊,我不禁裹紧外套,加快了匆忙的脚步。空气里有些清甜略带杏仁味道的气息沁入鼻腔,竟是花香。抬眼在人行道间的一丛绿意中寻觅,原来是一排枇杷树开花了。那些花儿实在不显眼,白白的、小小的,一簇簇藏在狭长的青绿间,伸展着五六片乳白色的花瓣,像个小喇叭,不少叶间还挤着青涩的小果,使人不由得想起“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的诗句来。
  这一路的枇杷树是当初铺路时为绿化栽植的小苗。十几年过去,它汲取了大地的精华和岁月的甘露,幼小纤细的树干如今已有杯口粗细,深绿的叶子密密匝匝,隽秀犹如画笔挥抹,一直未见落过,繁茂得好似撑在头顶的巨伞。不承想这亚热带常青的果树在陈仓大地上竟也耐得住严寒,年年绽出花蕾,清香氤氲在季节的空气中,挂出岁月的果儿。
  走在枇杷树下,好似一幅通往未来的画卷,静静地记录着往昔。于初春的料峭中绽放,在初夏的天空下挂果,周而复始,循环不息。曲折或平淡,精彩或感怀,每一笔都有着挥之不去的记忆,每一天都是对未来的憧憬,每一树都是能量的迸发。
  细雨刚停,小路尽头,一束阳光穿过树梢,在叶间被化为缕缕神奇,走出这一树山长水远的涂抹,抬眼望去,远处仍是一片云淡风轻。


0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父母与树下一篇:千年玉兰树
  • .
  • .
  • .
  • .
  • .

文热点

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