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鸡网 首页 文学频道 查看内容

杨叔的脱贫日记

宝鸡日报·宝鸡网| 查看: 1220| 评论: 0

  尤以2000年以后,地方上人给了我几处碑文及对联,让撰写,我既愉悦又有压力。愉悦的是,村上托付信任,我这老掉牙的庸才也就一桶水不响、半桶水咣当。一要胆子大,二要对车辙这片故土有诚挚的爱,有爱才能抒发情感。这在小学六年级没毕业的文字功底下,硬凭着对故乡的一片赤诚,要以六成的史实、事实,把它挥洒到十成,气势恢宏,庸句陋字遗几处,对错一笑付他人。
  说实话,我大半辈子因诸多原因在吃穿用上很不讲究,没活一天人。而老了老了,承蒙赵、魏二书记不弃,2017年我被评为村上乡贤能人一誉,并在2018年底,我在区上医院住院时,在区人事行政楼领取800元人民币,但在我看来,这800元比8万元更让人感到很有荣誉感,它使我坎坷、艰难的人生得到了充实、信任、愉悦。
  人生自古谁无死,在社会和个人家庭里,我是个劳碌者、纠结者,我是个拉车人,是个“为他人作嫁衣裳”的人。
  就我本人而言,我常常受宠若惊,在社会公益方面,还想不遗余力,继续作一些奉献,但也常有毛遂自荐自我轻薄之嫌。二则我年龄也确实高了,既想感恩,还想与年龄、与社会舆论相同步,这种心态,确难把握。
  人老了,病缠身,时不时盼望子孙的陪伴与安慰。他们在外打工、求学,我这几年心脏病加重,儿子差不多一星期打一电话回来,询问家事及病况,心里懂了担当,也常叮咛我不要再做活了。打个电话也是一片孝心,是他的心,是他的意。
  百善孝为先(2020年2月9日)
  上世纪80年代前后,本村六组有个叫高升华的人,当时50多岁,中等偏胖的身材,红铜肤色,任六组组长十余年,算得上是治理有方、统筹有序,得到众人服从和认可。
  2000年后,高升华有缘从六组后坪搬迁至五组街北西首,之后,其子高顺虎任村支部书记十余年。
  2017年,寿近90高龄的高升华,在自家房檐行走,因脚踩凌霜,不慎滑倒,致右胯骨严重骨折脱位。顺虎即刻将其送医院诊治,近半年出院回家,因其年岁太高骨伤不易愈合,此后经近一年的休养调理,终于战胜人祸,二次手扶拐杖,咬牙站立,挪步、行走,真是不幸中之万幸。
  老寿星如今高寿九十有四,虽走路受限,但思维清晰,双目炯炯有神,能重获新生,乃儿子高顺虎、儿媳妇张改桂、孙子高保平孝顺所使,是经年累月服侍入微的结果。当老人大病初愈,坐上轮椅时,是顺虎和他儿子推椅游转,无论严寒酷暑,顺虎及妻抱柴烧炕,不让老人挨冻。一日三餐,虽食用极少,也不可不吃,煎药送汤,常热常喂,侍奉大小便,从无微词怨言,才使得老人得以颐养天年。人常说久病无孝子,顺虎一家人,对老人、对病人持之以恒的孝道,得到乡邻们的认可与赞誉,他们是时代孝老的典范,也是道德坚守的典型,良风益俗,应予倡导。
  感恩国策
  (2020年2月17日)
  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向全国人民庄严宣布,我们国家要在2020年在脱贫路上不落一户、不落一人。
  我家人口较多,劳力少,贫因明显,也较特殊。数年来,在扶贫人员的不懈努力下,粉刷了修建多年已很陈旧的墙壁,砌筑了饮水龙台,多次报销我的住院费用,孙辈一男二女的教育扶贫资助,多年多次多款,亿丰养鸡、向阳餐饮、天海水租赁,村域保洁员、孔雀喂养、中蜂等合作社项目的大力支持,这些我记忆犹新,我们的国家日益强大了。
  我一辈子受贫穷,经历特殊,深知一针一线来之不易,我心存感恩,但我不知我的孙子们对这一针一线作何感想。如果我的孙辈能心存感恩,珍惜际遇,好好学习,启迪自强,能与社会同步而进,即是我的企盼了!
  给孙辈的唠叨话(2020年2月)
  一个小学五年级的文化底子,几十年来以自己的切身体验,写了14个小册子啰唆话,目的是让我家的典型家事让更多人知道,在这个社会里,就个人行为而言,哪些是可取、可忆、可赞的,哪些是可耻、可憎、必遭社会淘汰的。一非要著书立传,二非要遗传后世,只是想叫我的后代知道活人不容易,而人品素质高低很重要。要他们记住,不管以后走上社会,顺当也好,坎坷也罢,当年我家人口多,生活上花销大,是党和政府的关心,从2015年到2020年,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我家得到政策上的很多优惠及生活上的营养供给,不胜枚举,使我家因劳动力少、家底单薄而收获了便利与幸福,在与别人同等享有春风阳光的条件里,确享幸福。
  随着岁月的推移,儿孙的成长,千万要把这几年扶贫过程中恩及我家的人与事,点点滴滴铭记、感恩,不论别人对此淡漠,我家得到的温暖不能忘,全家应做到律己护国,正能量作为。一句话,就是做个对国家、对社会有用之人,到底咋么做,枉教无益,要随事而想去。(连载完)
张辰 刁江岭整理


0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青铜,青铜下一篇:灯谜擂台
  • .
  • .
  • .
  • .
  • .

文热点

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