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鸡网 首页 综合信息 查看内容

夏虫奏鸣曲

宝鸡日报·宝鸡网| 查看: 609| 评论: 0

◎赵红霞
  裹着甜蜜,带着荷香,把诗意写在长长的柳丝里,把欢喜藏在“啾啾”的鸟鸣里……回眸间,时光已依依不舍地作别了旖旎的春,欢呼雀跃地来到了斑斓的夏。
  夏天,是鸟虫的季节。盼望着、盼望着,待到南风吹过、绿荫遍野、陇上麦黄、池塘新荷,那些鸟雀、布谷、蝉儿、蟋蟀……便迫不及待地登上夏的大舞台,拉开夏日奏鸣曲的序幕。你听,麦浪滚滚的田野、杨柳依依的湖畔,青青的草丛中,处处都回荡着夏虫的鸣叫声。你看,麻雀在柳树梢“啾啾、啾啾”地歌唱,布谷鸟在田间地头“布谷布谷”地欢叫,蝉儿在茂密的林中“吱吱、吱吱吱”地鸣叫,蟋蟀偷偷地潜伏在葡萄藤下“嘟嘟嘟、溜溜溜”欢歌,青蛙静静地躺在荷叶上“咕呱、咕呱”地低吟,歌声此起彼伏,清脆悦耳,让人如沐天籁。它们时而独奏,时而合唱,仿佛要抓住夏日的美妙时光,演奏出最优美动听的乐曲,歌颂大自然的美好,让小小的生命,在这个缤纷的季节,释放出最璀璨的光芒!
  “纷纷红紫已成尘,布谷声中夏令新”——火热的夏天来了,可爱的布谷鸟早已闪亮登场啦!你瞧,它们像个小精灵,拥有完美的线条、质朴的颜色,尖利的嘴喙、修长的身段,因为颜值高、蹿得快,深受孩童们的喜爱。农家人也将布谷鸟看作是提醒农时、催生幸福的益鸟。“算黄算割……”那一串串抑扬顿挫的叫声,似乎给农家人下达了快快收割、速速播种的命令。于是,家家户户、老老少少都忙碌了起来。收麦子的收麦子,种谷子的种谷子,孩子们猫着腰,在麦田里捡麦穗,欢声笑语在“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的乡村回荡。此时,布谷鸟常常会在农人的头顶盘旋、鸣叫,仿佛在给辛劳的人喊号子,加油伴奏。布谷声声,啼出了小麦的清香芬芳,也啼出了人们收获后的喜悦幸福。布谷阵阵,在蔚蓝的天空,在巍峨的群山间,演奏起一篇华丽的乐章。
  夏日的鸟虫里,蟋蟀的称谓最多:促织、蝈蝈、蛐蛐儿等等。有趣的名字里,流露着人们的喜欢和疼爱。无论燠热的白天,还是宁静的夏夜,鸟虫里叫得最响亮、最欢快的,非蟋蟀莫属了。“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从《诗经》中跳出来的蟋蟀,曾陪伴着乡村的孩童们,熬过了酷暑难耐的夏日,才迎来了五彩斑斓的秋色。麦收时节的阡陌间、山坡上,随处可见这样的画面:三五个小伙伴一起,男孩子们忙着捉蛐蛐、斗蛐蛐儿,女孩子们拣来干净的麦秆,专心致志地编蛐蛐笼子。青葱的笑脸、欢快的模样,有点像《山海情》里的花儿们。
  蝉儿,是夏日里的小歌星。春末夏初,蝉儿就从地下爬出来,如凤凰涅槃般,历经阵痛后,羽化成虫,开启快乐的巡回演唱之旅。蝉儿天生就是歌唱家,从朝霞满天的晨曦,到凉风习习的深夜,它们一直高唱着夏日情歌,从不歇息。那嘹亮的歌声、热情的演唱,婉转悠扬、扣人心弦,让人在闷热烦躁中感到了丝丝清凉、缕缕温馨。唐代诗人白居易在《六月三日夜闻蝉》中写道:“荷香清露坠,柳动好风生。微月初三夜,新蝉第一声。”是的,从第一声蝉叫开始,整个夏季都是蝉的。池塘边、稻田里、榕树上、蝉儿总是在深情地、陶醉地、一声声地唱着,永远不知疲倦,不厌其烦,有时甚至有些歇斯底里,把一个夏天吵得沸沸扬扬、热热闹闹。古诗“高蝉多远韵,茂树有余音”就勾勒出了这样一幅诗意的画卷:一片高高的树林里,蝉鸣呖呖,在浓荫茂密的树叶间回响着。天气越热,蝉儿们唱得越欢快、越响亮。
  夏夜,淡月笼纱,一帘幽梦。我在温柔的灯光下,看月光穿过帘笼,写着自己欢喜的文字,夏虫们则小心翼翼地躲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忘我地弹着,唱着,伴着我……


0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忆麦客下一篇:麦子黄了,我想家了
  • .
  • .
  • .
  • .
  • .

文热点

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