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鸡网 首页 文学频道 文学评论 查看内容

豆腐块中看乾坤

宝鸡日报·宝鸡网| 查看: 16276| 评论: 0

读孙文紫  《文苑印痕》  有感

◎吕向阳

    孙文紫要出版他的新闻作品集——《文苑印痕》。我掂量这二十多万字的“干货”,心头沉甸甸的。过世的穆青老先生曾说,新闻是易碎品。易碎品实际是说新闻很脆弱,如天上的彩虹、草尖的露珠转瞬即逝。这是说新闻像割麦一样要抢时效,割得早了,面气不足,收得晚了,风摇雨摧。这几年,我反复咀嚼先生这句话,又有不同认识。我觉得,新闻是瑶台松、是常青树。中国近代破天荒的大事被记者寥寥几笔就记录了下来,成为研究近代史的活资料。前几年上京开中国报协理事会,楼下办“藏报”展览,一份登载有袁世凯登基消息和照片的老报纸竟卖到三千万元。我觉得这该让报人扬眉吐气了,至少让人把报纸当糊墙纸当废品卖掉时该手下留情了。人们把消息喻成“豆腐干”,可毛泽东为新华社写的六百多字的《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横渡长江》的新闻,却气势磅礴、挟雷裹电,这篇短消息比一本长篇小说更厚重。

    孙文紫这本新闻作品集有上百篇文章,分《人物写真》《新闻篇》《通讯篇》《新闻评论篇》《文学评论篇》,以真人真事、纪实写史、评报说文,勾画着三十多年凤翔改革开放的轨迹,其中大多文章在千字以内,而消息只有新颖独到、无拖泥带水之痕的三四百字。文章是人的影子,做事干练,文章就干净利落。文紫的每篇作品都散发着泥土芳香,保存着时代温度,闪耀着职业忠诚。二三十年后读他的新闻作品,如同打开了万花筒,打开了故事篓,依然新鲜有趣。

    孙文紫有着一双“新闻眼”。他是新闻界老前辈,“眼睛向下”是他的看家本领。我进报社时,他就是闻名西府的通讯员,也是一个高产“土记者”,不少作品在行业得过大奖。我在当夜班编辑时,也曾编过他不少新闻。他常常在生活常态中发现异态,在别人司空见惯中能钓到“大鱼”,在别人吹牛闲谝中捞到“鲜贝”。这就是常人不会有的“新闻眼”。《锻炼十载斗“癌魔”》《“业余团长”张乖虎》《宝鸡艺人李科赴法国玩剪纸》,特别是《教学不会普通话难上讲台,学生不会普通话不发文凭》《农家娃有了大出息》,堪称新闻佳作。“新闻眼”是记者的基本功。一个记者没有新闻眼就如同雄鹰不捉兔、警察不逮贼。从事新闻写作的人,其实是在“新闻眼”上分高低、见功夫。有些记者一生写不下一篇让人记住的新闻,实际是“不长眼”。“新闻眼”不是天生的,是在大政策与小乡情结合点上做出了好文章。这要政治素养、生活阅历,更要学会选角度、找窍门。

    孙文紫有着一副“铁脚板”。从事新闻工作几十年,他步行和骑车走遍了雍州大地角角落落、村村寨寨。新闻是愚人的事业,是吃苦人的事业,没有跑功不行。为了弄清真实情况,搜集第一手材料,走百十里路、住几天农家陋室是常有的事。新闻与文学最大的区别是一个贵真实,一个贵虚构。实际上新闻是写史的,记者和通讯员担负着秉笔直书的重任,所写的典型要经得起时光淘洗,所发出的信号要准确无误,所提倡的导向要旗帜鲜明,而要做到这些,非得经过路跑,才能从“道听途说”“街谈巷议”中捕捉到转瞬即逝的火花。

    孙文紫有着一腔“赤子情”。他对新闻事业的忠诚和热爱,从他读报有感中可以窥出,仅简析省报栏目的文章有二十多篇。他把基层群众对办好党报的热切期望充分表达了出来,也把一个大内行对办好党报的金点子和盘托出。从某种意义上说,他比报社的人更爱报纸,他生怕报纸脱离了生活,脱离了读者,脱离了基层。我们的党报之所以从创刊到现在没有变味,应该说离不了孙文紫这样的热心通讯员。党报犹如大树,通讯员犹如泥土,是他们支撑了我们。现在通讯员队伍急剧下降,实际上折射出党报脱离百姓的兆头。

    孙文紫有着一个“作家梦”。从他读魏晓婷、薛九来、杨海炜、张红梅的文艺作品读后感中,也可以看出他对文学的热爱。他从小有着一个作家梦,只是走向了新闻岗位,端着另一个文字饭碗。其实记者和作家没有界墙,好的新闻作品需要文学滋养。“新闻是戴着镣铐的舞蹈”,但没有好的文字修养,没有过硬的文学功底,新闻作品传播的翅膀就很稚嫩。孙文紫能写出这么厚重的新闻作品,应该说文学是哺育他的营养和乳汁。

    目下,有不少人轻视“豆腐块”而热衷“砖头书”。近读近平同志的《之江新语》一书,都是人喜读的短文章。他在《文风体现作风》一文中,应用了郑板桥“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的对联,强调写文章要开门见山、直截了当,用尽可能少的篇幅把问题说清、说深、说透。他还引用“凫胫虽短,续之则忧;鹤胫虽长,断之则悲”,提示当长则长,当短则短。鲁迅一生没有长篇,只有短篇和中篇,且千字杂文甚多,却成了“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伟大旗手”。文章不在长短,关键在含量。新闻作品提倡短、新、活,是“短铁匠”的手艺,这是读者阅读的需求,也是报苑提倡的文风。所以,孙文紫的新闻作品集,应该是一本难得的、质朴的新闻教科书。我读着他的每一篇作品,也想到了我写过的几千篇“豆腐块”新闻作品,不禁热泪涟涟。我们搞新闻的,应该理直气壮地展示自己的“豆腐块”,孙文紫为我们带了个好头,“豆腐块”里有大乾坤,“豆腐块”是浓缩的铀,是百炼的钢,是留存在雍州大地的回声!



0
  • .
  • .
  • .
  • .
  • .

文热点

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