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鸡网 首页 文学频道 查看内容

读出了家乡的味道

宝鸡日报·宝鸡网| 查看: 13601| 评论: 0

读出了家乡的味道
◎  岳红记

80后:扶小风的《湋川笔记》

    《湋川笔记》序言中,张浩文对 80后作者扶小风《湋川笔记》的评价为《文化地理的诗意报告》。其实,更准确地说,我认为《湋川笔记》属于历史文化地理的散文。作者融历史、游记、考古学、金石学等知识为一体,从中提炼出自己的独特思考。


    这类文章写作难度较大,需要大量搜集资料,在搜集资料的过程中,要用到一些考察方法,如田野考察法、访谈法、文献研究法等。而从这本书行文中可看出,作者在这一方面做得非常好,可看出作者对历史的审视。可以说,他是用散文写作方法,加上史学家的思考,来解读扶风县境内的历史遗迹、遗址、遗物、历史事件等。作者文笔优美、感情丰富、文采飞扬,但语言中也带着忧伤、悲愤甚至无奈来描述、议论自己的所看、所思、所想;带着读者一起去了解扶风历史文化知识的同时,也产生了心灵的启迪与思索。比如书中《遥远的碑记》  《谒班固墓》  《天子陵》都写得很好,很有特色。总之,这本书优点很多,也是值得读的一本好书。

    当然,作者的行文与写作方式,无疑受余秋雨的影响,是否是个“秋雨迷”,以下我谈一点个人看法仅供参考:

    第一,序言中对文中一些地理名词做了解释,这很好,但还不够,如能再画配一张地图,把这些地方标注出来,就更加完美。

    第二,历史文化地理散文写作,主要是挖掘该地在历史上发生的一些重大事件,这些事件对当时以及当今产生的重大影响。也就是说特定的地域 +历史重大事件,是历史文化地理散文写作的主要因素。但在写作中,能否对这些历史资料进行提炼,来表现自己的思想很重要,《湋川笔记》有些文章思想表现要进一步明确,如《马超岭》《俯首乔山》《案板坪》等。

    第三,历史地理散文的写作方法与目的,不是为写历史而写,也不是教科书,最重要的核心,就是这些事件对当今的借鉴作用和启发意义。如果作者在这方面加强一些就更好了。

70后:胡宝林的《此生此地》

     胡宝林的《此生此地》属于“寻根文学”,全书由《寂静的乡村》  《老去的时光》《生活在别处》  《村庄的忧伤》  《此生于此地》 5辑组成。


    作者以自己家乡雍峪沟为缩影,以纪实手法,用沉重的心情、冷峻的语言比较客观地表现了改革开放后关中农村发生的巨大变化,写出了当今社会城市的繁荣与农村的衰落形成鲜明的对比,表现了我国在城镇化进程中,城市对农村的吞噬。这个问题,是目前中国社会结构的最大问题,也是中国社会的二元结构形态问题,农村和城市的对立,从中也看出了当今“三农”问题的重要性。目前在这方面以小说形式表现得比较多,而散文方式表现不多,宝林在这方面是一个突破。而西方发达国家是一元结构社会,也就是我们说的“城乡一体化”。

    关于“二元制”的社会结构,是诺贝尔奖获得者、美国经济学家刘易斯在 1954年提出的概念,他揭示了发展中国家并存着农村中以传统生产方式为主的农业和城市中以制造业为主的现代化部门,二者之间的转换和矛盾。

    在《此生此地》中,作者写人,有妞妞、三婆、姨妈、父亲、留守儿童、留守空巢老人等;还写麦子、玉米、年事、家乡的椿树、石锤、雪景等。可见作者用心去体会、用眼睛去仔细观察中国改革开放过程中,农村各方面发生的巨大变化。这种变化对农村人的思想观念、情感、生活方式等都带来了很大影响。作者都写得很到位。

    如《寂静的乡村》中写道:寂静是乡村最为宏大的声音,走过一户户人家,有些门锁着,有些门闭着,有些门开着,不见人。不见人,村子沉浸在寂静中,一年一年。这就会引起读者强烈的思索:人都到哪里去了?

    再如,《野地无人麦自青》中写出了农业的衰落,《村庄收留谁的一生》则反映了农村留守老人问题,《品尝寂静的滋味》写出了农村精神生活的落后凋敝。《过事》谈及寂寞老人,以生日为由,需要热闹,让大家关怀空巢老人的寂寞;《汗水滴在暗处》描写了父亲、农民的劳动,也是当今农业劳动价值低的体现。

    总之,从胡宝林的作品我开始扪心自问,“我们从哪里来,在哪里长大,要到哪里去”,看出了作者对乡村慢慢衰落甚至失去的哀伤与担忧。

60后:吕向阳的《老关中》

    我认为吕向阳的《老关中》属于历史建筑散文。 2015年我在美国做访问学者时,对历史建筑及其保护做了一些研究,所以感触就比较深。目前国内写建筑散文的人不多,在陕西,吕向阳目前应该是第一位写历史建筑散文的作家。以前像北京的刘心武、天津的冯骥才都写过历史建筑散文,当然写得最早的还是以梁思成、林徽因为代表的上一辈的建筑学家。


    总的来说,《老关中》选题相对比较集中,语言精练也有个性。读作者的文章,不但了解到了关中地区老民居的建筑风格,还可以学到好多相关知识,同时又运用了诗化的语言进行升华,给人以哲理的思索,达到了历史性、知识性、哲理性的水乳交融,让人产生很多的联想,也读出了作者的人生阅历。

    如《窑洞》中提到的窑洞文化,对我们有养育之恩。《门楼》中,门楼是一个家富裕与贫穷、兴旺与衰败的晴雨表和体温计。《戏楼》中,戏楼是乡村最好的建筑了,也是当初村民的精神舞台。《油坊》  从“坊”到榨油床子,再写到从缺油盼油、富得流油到怕油恨油,人们拖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病身子,开始怀念老油坊的本分与专注。此处的立意应该再深一点,比如与现在的地沟油联系起来。《磨坊》从磨坊到石磨、电磨到结论,是一个面粉加工技术的历史篇章。《拴马桩》写出了拴马桩的雕刻图案的意义,缺点是没有写明意义。《泥老虎》中,墙上挂着泥老虎,属于建筑装饰物。

    总之,读三位散文作家的作品,就像看到了不同年龄段的三棵树,屹立于周原大地,各显千秋。三位作者都是怀着对故乡的眷恋、热爱和思考来选题、来思考、来写作的。 80后作者热情激昂, 70后作者冷峻敏锐, 60后作者内敛深沉。读三位作者的作品,让人感觉很亲切,读出了家乡的味道;读三位作者的作品,就像喝西凤酒一样,让人回味无穷,荡气回肠。

(作者系陕西省职工作家协会评论委员会副主任,长安大学副教授,美术学专业博士、环境艺术与环境美学博士后)



0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 .
  • .
  • .
  • .
  • .

文热点

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