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鸡网 首页 文学频道 查看内容

切莫让自己沦为爱的乞丐

宝鸡日报·宝鸡网| 查看: 14537| 评论: 0



切莫让自己沦为爱的乞丐

——  胡宝林《此生此地》中的乡愁意识

◎  柏相

    乡愁是中外文学最为永恒的母题之一。我国最早表现乡愁的文学作品,至少可以追溯到大约成书于春秋时期的《诗经》中的《豳风·鸱鸮》和《小雅·采薇》等篇章。

    那些最早出现在我国文学作品中的乡愁意识,主要涵盖的是游子离家、商贾羁旅、边塞征战、宦海沉浮、社会动荡等生活领域。但乡愁作为一种文学性很强的情感寄托与表达方式,在当下的大江南北、长城内外,的确已经打上了非常鲜明的时代烙印。


    如果说传统意义上的乡愁能指,多是一种泛透着简朴与浪漫情愫的农耕场景、乡情乡味和故土琐事的文字性建构的话,那么现代意义上的乡愁能指,则已经嬗变成了一种具有灵魂修复、人文回归与精神重建意味的文学性拓荒。

    在当下的中国或当下的世界,存在着这样一个我们谁都无法否定或回避的真实,那就是:农耕文明正向科技文明大踏步迈进,科技之光已逐渐逼退了汗水之光,单纯的体力劳作付出在强大的机械力量输入面前,已经变得微不足道,甚至是可有可无;体力劳动严重贬值,脑力劳动估值未定。整个世界已经变成了一个大村庄;世界上的每一个人,无论你身处何地,只要你愿意,几乎都可以随时沟通交流;距离消失了,传统意义上的地域性的陌生感没有了;人们的出行方式、付费方式、生活方式、工作方式和休闲方式等等,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所以说,不是这个世界变化得太快,而是我们的作家反应得太慢;不是这个时代没有抒写的价值,而是我们的作家根本就没有梳理清楚我们这个时代的生活价值所在。我们的确也没有辜负我们手中的笔,因为我们很多作家现在都已经不用笔了,但是我们却的的确确辜负了端坐在我们面前与我们昼夜晨昏默默对视的屏幕和键盘。

    胡宝林这本 21万余字、分 5辑收录 55篇文章的《此生此地》,其最大的价值,在我个人读来,就是作者在自己的不惑之年将要到来之际,与自己的过去,在精神情感层面上,做一个彻彻底底的了断,或者说纲目并举的总结;给自己以往的光阴、努力或生命存在,在人文魂魄的深处,给一个明明白白的诚挚的交代,或知己知彼的梳理。

    他的这本在别人读来属于 70后新一轮文学寻根的《此生此地》,在我个人读来,最具沉思和启悟价值。我最喜欢的有两篇文章,一篇是《风从远方来》,另一篇是《借我一个故乡》。
    《风从远方来》一文,不仅深刻和独特地表现了现代人所共有的孤独意识或无趣指向,而且也机敏而全面地展露了作者异于常人的文学意识和文学天才。

    读《借我一个故乡》一文,很容易让我联想到一个人和一个故事,那就是刘备和刘备借荆州;也很容易让我想起另一个人和他的两句诗,那就是苏轼和他的“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这篇文章很具先知旨趣,也极富预言意味。它其实在有意或者无意之间,很文学性地表达了也许是我们现代的每一个人,或有志于在文学方向上有所成就的青年作家,所必须面对的一个努力,那就是:对现代农耕文明的重新认识或者对现代乡愁意识的重新建构。

    胡宝林这本在别人眼里充盈着挥之不去的西府乡愁情愫的《此生此地》,在我的眼里,却是一座传统乡愁和现代乡愁的分水岭。而且,在这座被现代的风所吹拂着的传统的岭上,一些生活方式,正在死去,另一些生活方式,正在诞生;一些时间和思考,也正在死去,而另一些时间和思考,也正在醒来。

    其实,真正意义上的乡愁所系,也许并不是乡音乡味、青砖黛瓦、阡陌桑田、山水川塬和崖梁沟洼,而是家国兴旺、民族团结、社会进步、人和政通与民主富强,而是信任、简朴、忠诚、温暖,还有爱或者被爱。

    我们不可能回到任何一个过去,我们也决不能漠视任何一个现在,或者未来。我们切莫让自己沦为爱的乞丐,并在缺失了责任和担当的新时代的家园,肆意呻吟或恶意悲哀。

(作者系宝鸡文理学院陕西文学研究所特聘研究员)



0
  • .
  • .
  • .
  • .
  • .

文热点

读排行